张彦森独掌狗不理路径图森纳尔搭桥私有化

2020-01-12 作者:行业观察   |   浏览(182)

  包子中的LV—狗不理包子,日渐走向奢侈品路线之时,突然谋求上市,显得仓促而疑虑重重。

  

  2月7日,证监会公布在审拟IPO企业中,天津狗不理集团赫然在列。与其他餐饮企业一样,标准化生产难度大、财务核算票据缺乏、经营不确定性过大,狗不理得以进入IPO预审的唯一原因,似乎是“中华老字号”这块日渐充满文化意味的金字招牌。

  

  金字招牌背后,几经改制、早已面目全非的狗不理谋求上市,也许只是股东造富欲望下的盲动。

  

  天价包子背后

  

  “在天津吃狗不理包子,8个小包子要100元,一碟花生米58元,味道与街边相仿,而且环境也相当一般。”导演张洲的微博,因为狗不理的天价包子而一度走红。

  

  根据其曝光菜单,传统精品小笼猪肉包96元/8只;传统精品小笼三鲜包104元/8只;精品小笼百年酱肉包128元/8只……

  

  中华老字号、津门小吃—狗不理包子,日益远离了民众生活,成为包子中的奢侈品。

  

  毫无疑问,几经改制以后,私人掌控下的天津狗不理集团,天价包子背后,是一条跟中华老字号格格不入的高端餐饮路线。

  

  狗不理集团法务部部长魏显波表示,狗不理集团目前已在天津市内建立了20多家分店,其中有十多家中档的狗不理商务餐饮酒店,还有两家旅游型酒店,目前狗不理集团的年营业额达7.5亿元。

  

  因狗不理仅仅处于初审阶段,招股书尚未公布,其资产以及营收能力目前尚无法认证,但是,今年狗不理扩张集中于高端餐饮,是不争的事实。

  

  “狗不理想走高端餐饮的路线也许并没有太大问题,但其实现高端的模式却多有商榷之处。”2月28日,同样是老字号,北京一家同样为包子名吃的连锁店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上述负责人表示,俏江南走高端路线,强调的特色是高端品位、中国餐饮的国际化标准;同样是老字号的吴裕泰,也做高端餐饮吴裕泰私房菜,但是在吴裕泰茶文化的基础上创新,全部围绕茶文化食品做文章。

  

  相比之下,作为著名小吃,狗不理能够经久不衰、成为中华老字号,一直走的是平民路线,整体转型走高端路线,似乎并未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据天津狗不理总店的解释,上述天价包子主要在商务型酒店销售,这种包子在原料选择等方面都非常苛刻,面粉是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进口,用肉是专供,原材料的精选保证了工艺和口味的独特性、安全性,再加上狗不理150多年的品牌价值,因此价格偏贵。

  

  北京同为包子名吃的老字号负责人表示,原料上的苛刻、外国进口原料,并不能算是饮食产品、制作工艺的提升,这种有些短视的伪高端路线,长期实行甚至有可能削弱狗不理作为中华老字号的品牌价值。

  

  除了高端路线仍存在诸多质疑以外,狗不理集团上市依然难逃餐饮业普遍规则,规范财务制度等问题依然成为制约上市的主要绊脚石。

  

  规范管理难题

  

  此前,俏江南筹备上市阶段,业内人士曾表示,企业菜品定价过高,并不构成餐饮企业上市的实质性障碍。

  

  显然,天价包子,也并不会成为狗不理集团上市的障碍性因素。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天价包子引起广泛关注之后,狗不理集团似乎刻意调整口风,更多强调今年的平民化路线。

  

  据当地媒体2月5日报道,狗不理从今年开始将采取四方面措施,进一步满足中低端市场要求。

  

  首先,加速建设低端快餐店。经营模式采取100-300平方米的“狗不理包子铺”形式,消费者在店内同样可吃到现场蒸制、价格便宜的包子,人均消费50元可以吃饱吃好。其次,加速发展狗不理速冻和常温保鲜系列食品。计划今明两年投资1亿元,扩大上述两类食品的产销规模,建设速冻加工厂二期工程。

  

  同时,加速走入城市社区。狗不理计划上市后,重点投资发展社区餐饮,解决社区买早点难、空巢老人吃午饭难问题,便利群众餐饮。最后,通过互联网团购、定时定点打折等措施,回报社会。

  

  上述措施推出,恰恰在天价包子引起关注之后,不由得让人联想其间的微妙关系。

  

  狗不理突然投资“转型”平民路线,显然,对于一家谋划上市的公司,显得发展战略不明晰、摇摆不定。

  

  与此同时,即使不转型大幅增加标准化生产的平民路线,规范管理依然是制约其上市的重要因素。

  

  投行业内人士认为,餐饮企业的特点决定,狗不理集团的风险更多来自自身财务问题、财务风险以及经营管理规范。大量的现金交易、不开发票,导致企业的现金流和利润缺少白纸黑字的凭据,是一笔糊涂账。

  

  而上市本身要求财务透明化、经营政策透明化,且要求对相应股东回报的透明化。这对于很多存在避税行为的餐饮企业来说本身就构成压力。

  

  与此同时,2007年,经国家权威机关认定,“狗不理”品牌价值7.57亿,其品牌价值将在上市资产中如何体现,依然是个难以界定的问题。

  

  作为中华老字号,狗不理品牌价值的界定,又直接牵扯其改制的诸多波折,成为上市硬伤。

  

  老字号私有化疑团

  

  2005年2月28日,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天津同仁堂”)以1.06亿元拍下了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狗不理”)的国有产权及其所持子公司股权。

  

  天津同仁堂副董事长、总经理张彦森持有天津同仁堂34%的股份。

  

  2005年4月6日,被收购后的“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办理工商登记手续,正式变更为“天津狗不理集团有限公司”。新的狗不理集团注册资金5500万元,天津同仁堂为大股东,出资4519.2413万元,占股82.17%,其中现金出资3000万元,剩余1519.2413万元为狗不理的固定资产出资。

  

  其余的17.83%股权属于原狗不理公司的职工持股会持有,共计980.7587万元,该部分资金来源于狗不理公司改制时本应支付给员工的补偿金。

  

  公开资料显示,张彦森被选为新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赵嘉祥担任副董事长。

  

  两个月后,2005年6月20日,狗不理集团召开临时股东会,张彦森和张文忠二人与会,达成的协议是,天津同仁堂将其在狗不理集团中43.17%的出资转让给天津市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公司股东由原先的两方变成了三方。

  

  同年10月10日,森纳尔就将其持有的狗不理集团股份转给了张彦森,当时的股东会议参加者有张彦森、张彦明和张文忠三人。股权转换后,天津同仁堂所占的狗不理集团股份降为39%,张彦森所占股份上升为43.17%,狗不理职工持股会所占股份不变。

  

  2006年12月20日,狗不理集团股东会决定将职工持股会的17.83%股权转让给张彦森,狗不理集团股东由此变成天津同仁堂和张彦森,后者所占股份高达61%。

  

  2007年6月11日,森纳尔再次出现在狗不理的股东会议决议里。该决议显示,由森纳尔增资2000万元,成为新股东。

  

  增资扩股后,狗不理集团的注册资金变为7500万元,张彦森占股44.73%;天津同仁堂占股28.6%;森纳尔占股26.67%。不过,一个月后,7月4日,森纳尔就将其股权转让给了张彦森,张彦森的股权达到71.4%。

  

  至此,通过旗下天津森纳尔餐饮有限公司从中辗转腾挪,张彦森逐渐撇开同仁堂其他股东,实现了对狗不理集团独立操盘。

  

  然而,几经改制、资本腾挪,张彦森要实现狗不理上市,依然可能只是一厢情愿。

  

  改制后品牌价值突增72倍

  

  天津市和平区显示,截至2003年12月31日,天津狗不理公司的净资产评估为3696.78万元,账面资产评估总额为11746.41万元,负债8000多万元。

  

  2005年,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交价也仅为1.06亿元。

  

  然而,两年后,经国家权威机关认定,狗不理仅品牌价值就高达7.57亿。

  

  虽然狗不理集团方面一直强调2005年改制后,狗不理集团经营取得巨大成绩,但是,早已名扬海外的狗不理老字号,显然并不是改制后才拥有的相关品牌价值。

  

  显然,在狗不理集团私有化过程中,狗不理品牌价值有意无意并未得到充分体现。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2004年,即改制前一年,狗不理资产总值仅为1.17亿元左右,“狗不理”三个字的品牌价值也才评估了1050万元。

  

  与此同时,狗不理集团,不但具备餐饮业营收无据可查的致命弱点,改制中固定资产疑团依然为舆论质疑。

  

  根据狗不理公司前副总经理何俊伟的说法,在拍卖以前,狗不理所拥有的物业不是1亿元就能概括的,更何况还有狗不理的品牌价值。

  

  此前《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天津同仁堂以1.06亿元购买了狗不理以后,获得了和平区政府返还的6000万元,算下来购买狗不理的资金只有4600万元。

  

  天津市和平区原经贸委主任任占军是狗不理改制的直接经手人,他对返还6000万元的事情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表示狗不理改制一事,主导权不在他这一级。

  

  2月初,狗不理集团IPO申请能够获得初审资格,与其中华老字号品牌有直接关联。

  

  然而,能否实现IPO冲关,依然任重道远的狗不理集团,依然可能面临改制品牌、资产价值评估的诸多问题。

  

  目前,餐饮业发展面临着包括人力资源匮乏、经营成本高涨、标准化难度大、行业内部恶性竞争、资金短缺及政策支持等多项问题。

  

  由于上述原因,监管当局纷纷提高了餐饮企业的IPO门槛,依靠老字号招牌侥幸预审的狗不理,上市冲关依然长路漫漫。

  

  与此同时,投行人士认为,餐饮行业企业现金流充足,上市对本身经营战略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股东圈钱极有可能是其能够实现的唯一目标。 (来源:博锐管理在线)

本文由开山网温岭女鞋批发_最新鞋业新闻,品牌大全_陆玲鞋业网发布于行业观察,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彦森独掌狗不理路径图森纳尔搭桥私有化

关键词: 行业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