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用工企业遭“春劫”

2020-02-02 作者:鞋业头条   |   浏览(95)

  企业的招工压力接近上限

  

  广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调查显示,超过一半受调查企业在春节后一个月亟需招工。九成受调查企业表示节后三个月有招工计划,近两成受调查企业表示将扩大招工数量。目前广州制造业仍是用工需求缺口较大的行业,占现有用工量的20%左右。用工缺口前三的分别为制衣、电子电器、食品制造。

  

  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欧真志表示,今年春节返乡过年的外省务工人员有980多万人,占到全省务工人员的60%左右,预计有9成外省务工人员将返回,与往年相比,今年广东用工形势不会出现大起大落。但记者近日走访人才市场和企业时发现,缺工仍是多数企业的头桩“心病”,广州、东莞等地的许多厂区外都挂着大量招工的横幅,汽车站、火车站的招工牌满目皆是,而打工者找不到理想工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也是普遍现象。用工荒仍旧是结构性的。如今的务工者想法更多,而企业的招工压力基本已接近上限。

  

  跨省打工者逐年减少

  

  十年了,来自河南南阳的宋宾今年终于在广东过了个热热闹闹的团圆年,因为今年弟弟带着妻儿也来广东打工了。宋宾今年50多岁,10年前他看到外甥和外甥媳妇小两口在广东打工两年就给家里盖起了村里最气派的红砖大房子,心一动,说服老婆一起来到广东打工,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一份较稳定的工作,宋宾在厚街的一家手机配件加工厂当起了保管,爱人在同一园区内的另一家工厂食堂里帮厨,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每月不足3000元,但宋宾往老家打电话时还是每次都以身示范,鼓励老家的亲戚朋友也到广东打工“一个月1200是不多,可是我们50多岁的人了,也干不了重活,在这儿轻轻松松跟玩儿一样每月一到时候就有1200块钱,在家种地干零工,一年到头累死累活也挣不上一万块钱,出来就比在家强。”宋宾夫妇二人住在工厂提供的一间30平方米左右的宿舍里,有床有桌有电视,桌子上摆着从老家带来的面条机、简单的餐具、桶装酒、还有几盒烟。宋宾的工作没有休息日,过年也不回家,但有事可以请别人代班,工厂离厚街镇中心步行半小时左右,夫妇俩有空时就一起去逛街,他们最喜欢的是超市里搞特价的肉和菜,冬天买回来打火锅又省事又暖和。宋宾对自己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

  

  在他一年又一年的召唤下,弟弟宋强终于抵挡不住诱惑也来东莞尝试一下,几个月后,他把家里的地和房子都租了出去,带着老婆和初中还没读完的儿子举家到厚街打工。宋强在一家冷冻食品厂当保安,宋强的妻子在一家较大鞋厂作普工,儿子宋亮几个月来已经换了三四家工厂,挣的钱除了买了部新手机外所剩无几,天天不是玩手机就是去网吧打游戏,还把头发染成了棕黄色,“一来就学坏全家人都想揍他。”

  

  但作为90后的宋亮有自己的想法,“他们给我找的工作都是在流水线上的活儿,一学就会,天天就那几下子,又累管得又严,最重要是学不到什么东西。”每次家人嫌自己又连工资不要就跑了,宋亮就如此反驳,“我想找个能学点技术的活儿,以后自己干,要不在流水线上打工,到老也就这几个钱。”他的愿望是学修车,以后在东莞或是回老家开个汽修厂。宋亮的择业观在90后找工族中非常具有代表性,这一代人养家糊口的压力没有父辈那么大,都受过较高的教育,对劳动强度和自由度都有一定的要求,他们不屑于做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普工或服务员,不愿意重蹈父辈打一辈子工的覆辙。

  

  作为新生代务工者,宋亮们对职业前景的关注日益提高,甚至把这个看得比工资福利还重要。宋亮心中的榜样是表哥李浩和陈国忠。李浩今年31岁,十几岁技校毕业就跟女朋友一起来广州打工,在广州墩和的一家服装厂干了几年车工。2006年两人结婚后,妻子回老家生孩子带孩子,李浩转做了几年销售。为了方便照顾家,李浩在郑州一家较大的畜药加工厂做销售,凭借在广州积累的人脉和经验,越做越好,如今已经升为负责长江以南地区销售的副总。陈国忠今年35岁,20出头时到东莞打工,几年时间就回家买了辆卡车跑长途。在劳务输入大省河南、四川、湖南、江西等地,20岁左右到广东打工,女人结婚后回家生孩子守家,男人辛苦几年嫌足本钱回家做生意,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前提是,几年前的广东,工资普遍是内地同工种的两倍以上。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农村扶持力度,种地不再收钱还发补助,当地乡镇的一些有技术的人员,纷纷留在家里一边种地一边发展养殖,有些人则选择去做其他技术活,如泥水匠,日薪一般在80元-100元,旺季更高,这一收入比当普工还要高一些。家里开销极少,算下来比外出打工要好。

  

  记者从广州、深圳、东莞等地的人才市场了解到,以前的普工省外人占到80%-90%的比例,近几年逐年下降,今年省外跟省内的比例约为7:3。用人单位也有这种感觉,广州新高宝工艺玻璃有限公司招聘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这几年外省人明显比以前少了。

  

  珠三角薪酬优势不再明显

  

  广东曾经是中国打工者的天堂,高薪是珠三角吸引外来务工者的利器。但近年来,多年以来的薪酬优势正面临内陆省市越来越严峻的挑战。虽然从2008 年起到2012年,珠三角制造业工人工资已近翻番,但与之相随的是企业用人成本每年15%-20%的递增。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广东工资福利步步提高,劳务输出大省四川、湖南、广西当地的工资水平也没有止步不前,一些城市甚至直逼珠三角。

  

  有中国“打工第一县”之称的四川金堂县,每年有6万多人在广东打工,但近年来到粤务工者在逐年减少。该县就业管理服务局劳务开发科科长何胜利认为,当地薪酬福利的上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出务工者回乡就业。2月2日上午,该县举行的招聘会上,印染厂、建材厂普工以及裁工、酒店保安、服务员的月薪均达2000元,包装厂的熟练工月薪1800-3000元,车工、电工月薪均在2500-3000元左右。更为吸引打工者的是,招聘均有社保、养老保险等。何胜利称,这样的薪酬水准与广东的差距已经不大,在当地就业基本上“五险一金”齐全,还能顾家。

  

  2月1日,湖南郴州市举办的招聘会上,某酒店为迎宾员、保安员开出了1300-1500元的月薪,比去年多了近200元。此外,员工每月还可以享受全勤奖、夜班补贴、防寒补贴、化妆补贴及每个月30-200元的工龄补贴。这个增长幅度在这次招聘会上属于中等水平。同样情况也出现在衡阳。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大型企业普工的最低月薪从去年的1150元提高到1350元,上涨约17%。“如果加上加班工资,月薪可达1500元到2500元。”

  

  在长沙、株洲和湘潭等地,工资上涨幅度更大。据株洲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办公室主任杨成之介绍,该市建筑工的日薪已从原来的几十元升至120 元。“株洲正在发展集群产业建设,其中包括闻名全国的飞机发动机产业、电动汽车产业、以女裤为主的服装产业、陶瓷产业、鞭炮产业等,这些产业发展的势头都十分迅猛。现在,株洲普工月薪都在2000元到3000元左右,技术工人和经验丰富的熟练工人可以拿到5000-6000 元甚至更多。”在2月1日的一场招聘会上,湘潭普工的最低月薪也达到了1600 元。湘潭市就业服务局副局长王勇军明确叫板:“我们要与沿海发达地区‘抢工’,让农民工都留在家乡就业”。

  

  记者调查发现,现在的工人们普遍对薪酬期待值很高。宋强的妻子在鞋厂的流水线上算上加班工资每月工资已超3000元,但她仍不满意,“我有技术,会手机按键点胶,如果找到这样的工作至少能挣3500。等我挣够了钱回家买辆小轿车,下地和赶集时就开着,我一辈子就这么个愿望。”

  

  薪酬高多少,外来工才会不远千里外出打工?对此,湖南郴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李瑞华表示,这个数字在郴州是1000元左右。“如果广州、东莞、深圳的工资不比我们当地相同工作的月薪高出1000元以上,不会有人考虑外出,毕竟珠三角生活成本太高,而且离家远,不便照顾家人。”其他地区的多数外来工都认为,珠三角城市消费水平高,“出门在外,只要喘气就得花钱,如果工资不比在家高出1000元就不如在家里。”

  

  来自金堂县劳动部门的调查显示,今年将有约2万名返乡的外出务工者选择在当地就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工薪福利相差无几,而回乡就业却有照顾家庭、子女教育等诸多好处。

  

  普工工资已经赶超白领

  

  2月1日,深圳全日制就业劳动者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至每月1500元,涨幅为13.6%。广东省人社厅也曾表示,2012年初,广东将再次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初步预计提高幅度不低于13%。广州市人力资源中心市场主任张宝颖表示,如果企业以150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招人的话,在当前的市场上根本招不到人。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的统计显示,相比去年,普通工人的薪水涨了20%以上,初级工涨约10%,中级工涨12%,高级工涨8%左右。

  

  面对一年更胜于一年的招工难,企业高招百出,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涨薪。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不少企业开出的普工工资已经赶超白领。在广州和深圳市内的大多数企业将工资开到3000元基本是起步价了,在一些乡镇,工资也达2000以上。

  

  “一点儿基础都不需要的工种月薪2500以下根本招不到人,昨天请了天病假,今天打电话问他,就说找到新工作不来了,那边的工资比我们每月高200块钱,我们只押两天的工资,不到二百块钱,押金?现在到处缺人,收押金谁还来?”广州新高宝工艺玻璃有限公司招聘负责人左先生说,“我们全年都在招人,薪水已经比以前涨了好几百,但今年涨到这个程度已经不能再涨了,去年形势不好我们的很多同行都死掉了,我们也在亏损,但勉强还能支撑住,再涨的话成本压力就太大了。”

  

  搬运工,年收入6万以上;行政秘书,年收入6万以上;仓储管理,年收入7万以上……广州市日锋畜牧有限公司对普工开出这件的价码可谓不低,但应聘者寥寥。公司的摊位无人问津,广州帝臣日化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专员干脆跑到通道中间主动拉人。东莞塘厦世中工艺制品厂的招聘公告中“福利待遇”一栏足足占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工作日5天,加班费150%至300%;公司实行计件制度,普通员工每月平均工资在2000—4200之间;公司代付伙食费;公司提供免费住宿,管理宿舍配有热水器、空调、冰箱、彩电等,员工宿舍配有热水器、独立冲凉房、电风扇等,不收取任何费用;公司还会根据天气情况及节假日派发水果和凉茶、糖水等饮料;每月播放电影给员工观赏,不定期组织文艺晚会、运动会、篮球比赛、旅游等娱乐文化活动,丰富员工的业余生活。据招聘负责人罗小姐称,这样的福利待遇在东莞同类企业中已成标配,为吸引和留住员工,有能力的企业都尽可能地提高福利待遇水平。今年的招工情况不尽如人意,工厂共有1000多人,节前工人返乡过年走了大半,现在开工的生产线不足一半,预计过了十五后回来的会更多一些,但还缺少500多名普工。“我们初五就出来招工了,但到现在才招了100人,还缺400多人。以前一般春节后一个月内会招满,今年估计一个月内肯定招不满了。”

  

  不少中小型企业都谈涨薪色变,“像我们这些中小型企业实在是太难了,同样的工种要比大企业开出更高的工资才能招到人,你想,同样是2800(元)、3000(元),人家富士康福利好,环境好,各方面都有保障,工人当然选择去富士康,不来我们这里。”现在外面建筑工地上的水泥工一天都200块钱,有些工人宁可去做日工,也不来我们这里。

  

  与不断升高的薪酬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一降再降的就业门槛。以前外来务工者到广东打工还要事先花钱买个至少是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学历,现在有些大企业的招工条件却让人大跌眼镜。

  

  去年底,位于珠海市斗门区的伟创力在其厂区多个围栏上挂出横幅“大量招募35-50岁识字工人”,一时间让周边西埔村、新堂村的村民大为感慨。该企业在珠三角多个招聘网站也挂出类似招聘广告,称因扩大生产急招大量男女普工,“35—50岁能识字即可”,截止日期为去年11月28日。这个世界五百强企业突然大降门槛,标准“跳水”,让人惊讶不已。伟创力相关负责人解释说,用工有缺口是事实,但招聘大龄的识字工人并不能说是用工标准“跳水”,应当理解成是在解决四五十岁就业难人群的就业问题。该负责人介绍,这些工人进厂后要经过培训方能上岗,不是说认识字就可以进厂上班。但事实上,这几年越来越多初中毕业的“大叔阿姨”进入伟创力工厂,在生产线上从事普工工作。

  

  企业老板千方百计留人

  

  招人越来越难,留人成了老板们必须抓紧修炼的内功。老板不再像以前那样看自己的心情随便炒员工鱿鱼,而是要小心翼翼地照顾好员工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以防员工流失。

  

  顺德爱斯达服饰有限公司地处偏远的小镇均安,以前工人流失率非常高,近两年来公司进行人性化管理,提高了员工福利,增加了培训机会,评选优秀员工,加大奖励幅度,年底公司还包车把员工送回家过年,种种举措使员工流失率逐渐降低到同行的较低水平,节后返工率近100%,今年正月初九得以顺利开工。

  

  元宵节,佛山陈村广隆工业区鸿金源铝业总经理谭柳玉一大早就赶到车间,“600名工人100%返厂开工,加招的50多人也正在陆续报到”。开工情况让他很满意。

  

  另外,在佛山的制造企业中,以工引工,外出“抢工”的办法是拓宽招工渠道行之有效的好方法。佛山帝博世电子有限公司采取这种方法已经好几年了,负责招聘的霍小姐告诉记者,老员工来自各地,对公司也都很了解,让他们去向自己的老乡宣传也容易得到信任。而企业对老员工的奖励是,每带回一名新员工奖300元。据悉,这样的招工成本远远低于其他招聘方式。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吴江认为,广东目前的用工荒是产业调整中必然出现的结果。“产业一旦有所调整,原有的劳动者肯定会不能立即适应。企业短期内会感觉招工困难。不过要减少企业的用工荒,需要多方面做工作。做好市场调控的同时,也要提高职工的薪酬。珠三角企业需要提升自身产业能力,提高产品附加值。在用工荒问题上,企业、政府需要合作才能解决。”

  

  比如,面对当前众多企业“招工难”问题,东莞望牛墩镇就另辟蹊径,在镇内加大推行“村民车间”建设,让更多本地就业人员与企业“联姻”,目前,该镇设立的13个“村民车间”,不仅解决了近1300 名村民的就业问题,同时还帮助企业及时输送了稳定的劳动力,一定程度缓解了企业用工难题。那些“村民车间”提供岗位较多的企业与那些没有开辟村民车间的企业相比,招工压力要小一些,目前,一些企业还主动找到该镇人力资源部门,要求帮忙推荐村民到企业工作。

  

  当地一个企业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本地人对于我们企业而言,一个是比较稳定,另外,还可以解决外来工难招收的问题,为此我们公司专门设立了一个本地人车间。”企业考虑到本地劳动力的生活习惯、家庭工作等,车间实行二班制,早上、下午两班制,晚上可回家与一家老少团聚、做家务。同时该车间的生产强度和赶工速度也不同,难度较低、速度较慢,让村民有一个宽松的工作环境。如此一来,当地企业有了一大批稳定劳动力。

  

  可见,招工说难也不难。对此,有专家指出,缓解“用工荒”,不仅是涨薪酬,且要完善配套福利,做到留人留心,讲求“以人为本”原则,努力创造条件让农民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在医疗、住房、子女教育等民生问题上下工夫。(来源: 《赢周刊》)

本文由开山网温岭女鞋批发_最新鞋业新闻,品牌大全_陆玲鞋业网发布于鞋业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珠三角用工企业遭“春劫”

关键词: 鞋业头条